about 5 years ago


(文化部在昨日[2013-10-24]召開的服貿第九場公聽會,就「翻譯與傳譯服務業」一節,所提出的意見書)

2013年10月24日,文化部在服貿第九場公聽會上,對翻譯與傳譯服務業,提出意見,即是上圖一張A4紙。

最重要的當然擺第一點:「翻譯與傳譯服務業」的主管單位為經濟部。

第二點,翻譯與傳譯服務業當然跟出版有關,文化部是出版事業主管機關。好,與出版業相關的部份,文化部面臨服貿即將打開的市場交流,提出兩點:

  1. 廠商大多找自由譯者,內部沒有設置專職單位。
  2. 從外國購入版權的出版社,多半自行執行翻譯工作。

廢話。這兩點歸納為一點就是:大多數出版社沒有專設翻譯單位,因此外包給譯者。

如果主管出版事業的文化部,對翻譯業界狀況,只作這樣的報導,文化部無疑是失職的。除了人盡皆知的事實外,翻譯的薪酬結構、翻譯版權狀況、各類型翻譯書的銷售與同類非翻譯書的銷售比例、紙本與數位的授權狀況、翻譯品質難以把關等多重的結構現況,文化部難道不知道?如果知道,這些資訊都與服貿談判息息相關,為何不提?如果不知道,是否應追究失職官員的責任,尤其尸位素餐的部長?

第三點簡直有蓄意欺瞞公民的嫌疑。首先「我國出版業者」要求翻譯品質的能耐與執行力,向來就受到上段提到的各種結構條件限制,文化部一句「非以低價翻譯費為主要考量」,到底是要幫誰擦屁股?難道沒有嗅到洪蘭的屁股已經沾滿劣譯的芬芳嗎?

第四點純粹是在邀功[1]。

服貿開放後所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中國大量的翻譯勞動力,會如何影響目前的翻譯市場。現下,藉著蒐集與比對不同類型書籍的簡體與繁體翻譯,即可確認中國與台灣的一般翻譯品質,給公眾、譯者和出版社參考,預作準備。我認為開放華語圈的譯者競爭,未必不利於整體翻譯品質提升, 然而 ,如果出版社根本就缺乏把關品質的能力(就連天下文化都縱容洪蘭翻譯了不是?),那麼開放市場無異於加速劣幣淘汰良幣。

有這樣的文化部,台灣還奢望什麼文化?

[1]
然而這功卻十分可議。譬如版權經紀人才研習課程,文化部委託光磊國際版權公司進行,按照這個課程徵選學員的標準,它期待的 學員 實為手上已經有國內作者之版權可資外銷的版權經紀人,沒有相關經驗但有興趣的人,譬如我,根本不得其門而入。國際版權交涉的知識當然可以是有價的商品,但今天是文化部作東,相關知識就應該更向公眾開放。

← [摘要] 論時間 [電影] Hannah Arendt (漢娜鄂蘭:真理無懼)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