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大亞細亞

日本之中的朝鮮

論「為什麼日本明治維新後的110年間,唯二的長詩都是朝鮮人金達壽寫的」

這是因為住在日本的日本人,往往把興趣投注到當地社會生活的細微部份,而在日朝鮮人卻在日本社會中備受排擠和壓迫,反而能培養出審視日本整體社會的觀點。換句話說,他們若不去思考被帶到日本以後的歷史,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待在這裡;他們若不追溯往前的歷史,也就無法瞭解為什麼受到日本人的歧視。由此看來,他們已經學到透過歷史的視野觀察現在的日常生活。(128)

第二個原因則是「在日朝鮮人所寫的日語詩作中,早已受到朝鮮敘事詩的影響」,「日本人原本就沒有這種故事詩的傳統」(128)。

金達壽的中篇《審判朴達》,用意「批判日本知識分子在轉向看法上的硬直姿態和僵化形式」,他認為「日本知識分子僵化的轉向觀,是明治以前武士階級文化的不幸遺產」(129)。明治以後,武士階級的德目施於全體日本國民,「奪走了日本人民原有的彈性活力」(129)。

← 讀Levi-Strauss《月的另一面》 關於同志婚姻,我想說的是多元與不自欺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