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10 years ago

男人Soyka理髮時被割喉,女人Tatiana滴著血求助商家,產下一子不幸死去。助產士Anna由女人遺下的日記中夾的名片找上老頭Semyon,希望能洽知女人的線索,以保住女嬰不成為孤兒。Semyon其實是俄國黑幫的老大,而助產士才剛經歷分手和流產。
<!--more-->

Anna離開Semyon家時,遇到Vincent Cassel飾演的老頭之子Kirill和Viggo Mortensen飾演的「司機」Nikolai,他們準備要接洽割喉男人的Azim。Kirill出於私仇,出錢要Azim料理掉幫內的Soyka。

影片前期的「麥高芬」是Tatiana遺下的日記,裡面詳載他遭Semyon和Kirill強姦的過程,足以入罪Semyon。中段則是Semyon派Nikolai出任務消滅罪證,穿插Soyka之死曝光,其弟兄要脅殺死Kirill。Nikolai漂亮完成幾個任務後,Semyon表面讓他入幫,實是要賣他抵兒子的命。由此才亮出Nikolai實為KGB的臥底。

Cronenberg實在很擅長講這類闇影幢幢的懸疑故事,無論早期的Videodrome、The Fly(我出生的1986)或晚近的A History of Violence,氣氛都捏得很精準。

他要帶出Anna和Nikolai的關係,是去拍後者的車頭毫釐之差沒撞到前者的機車,簡單帶出Nikolai冷靜自抑的性格。恰與Kirill身為「太子」卻不夠強悍、擔不起黑幫頭領重任而放浪形骸,對比強烈。

一般而言,高明的導演一場戲一定不只講一件事,因為事情一旦被演出來,通常都足夠複雜,能夠承當各種觀點的解剖;若反之,八成哪些環節闕漏失誤了。因此,看完整齣戲再回味,Kirill以姦試膽Nikolai那場戲,既拍出Kirill對同性戀(=男子氣概匱乏)的恐懼,又看得出Nikolai的「教養」(或說品味)遠高於前者。然而Kirill之旁觀又透過鏡子折射種種曖昧:他在玩賞? 觀摩? 天知道他是否把自己投射在那女人的位置呢?

中後段的那場桑拿搏殺,雖然一步一步都可預見,還是會看得驚心動魄,那才真正把暴力本身拍出來。赤裸的身體對上整束皮衣勁裝尖刀,又尖刀劃開皮膚的聲響,尤其能感受肉體的脆弱。骨頭折斷的聲音最讓我「呃~啊~」。

黑幫電影自成一類,不過諸片的故事架構其實都相去不遠,西西里或俄羅斯,都重視家族、傳統、權威--卻總是會出個無能的第二代。導演對此只有比我們更清楚,所以《美國黑幫》裡面黑人辦桌、《教父》的家庭晚餐、Eastern Promises的生日宴會,莫不傾力拍出心裁。你要讓小提琴哭泣,Semyon如是說。那就又讓人想起這類電影讓人難以忘懷的儀式:《教父》結尾的洗禮/復仇屠殺,Eastern Promises裡面入幫紋身前的切口對軋。

PTT的Movie板竟然只有一篇影評。

IMDB

← [電影] Hurt Locker, The [展覽] 第七屆台北國際玩具創作大展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