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6 years ago

從關西機場搭乘はるか列車(字型挺性格的)前往京都。

另外月台的候車室有陳列書,不知道是不是在販售,總之「憂國的拉斯普金」佐藤優様又快樂地出現在封面上了。

路上掏出予約單,驚覺旅館的check-in時間就要過了,趕忙打手機過去。不諳日文,我抓到單上寫「TEL」的就打過去了。

  • Hotel Anteroomですか?
  • はい。

不疑有他,但也接不下去,遞給底迪。底迪跟電話小姐嘰哩呱啦了一陣子,我在旁邊聽,覺得有些詭異。眼看底迪臉色越來越不對,「該不會房間已經被取消了吧!」,我想。憂悒之情,溢於言表。一會兒底迪要了筆抄下一串號碼,掛斷後,他轉頭瞪我:

  • 這個是 任天堂 啦!

何で?!原來,當初底迪填宿泊代表者資料的時候,地址跟電話填的是京都的任天堂,我一時不察就打過去,難怪對方一頭霧水。任天堂的總機小姐極為佛心,絲毫不計較為什麼會有人打電話來,劈頭就解釋了一堆會晚到、現在在電車上云云,幫我們查了正確的電話。

Hotel Anteroom(AR)到着的時候,已經是這份光景。

在諸事古舊的京都,AR不論物質或精神都十分年輕,不過整體的品味很棒,機能健全,住宿咖啡免費(而且還挺好喝的)。大面積的混凝土,小至一貫的識別字型,實在太適合自閉如刺蝟的旅人了。

晚上跑到京都駅前的「一瞬」吃飯。這道肉味噌炒蔥還挺好吃的,想著若是我們的三星蔥應該會更棒。

蒐集了各種呈現案內(資訊)的圖、表,打算好好研究。不過最煩的是,從關西機場的衛生紙,到京都駅地下商店街ポルタ,都有吉祥物...

今天還是要做翻譯。不過執行一項以掌握語言為前提的事務,對比在此地失語的窘態,還是挺讓人振奮的。反正咖啡喝免錢。

← 面對傷慟,何苦急於找答案? 2014 京都 Day 2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