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4 years ago

(原文刊登於Readmoo閱讀.最前線

ISIS日本人質事件震動世界,媒體紛云日本國憲法第九條(放棄戰爭)或將改動。ISIS發出第一次通牒後,日本純文字線上討論區2ch上出現改圖,威脅影片中蒙著面罩的ISIS成員搖身變成「ISIS娘」,綠色頭髮,短髮,健康的褐色皮膚,胸部大,身高一米五。ISIS娘一邊吃香瓜,一邊威脅:七十二小時內交出二億顆日本的美味香瓜。旋即登上Know Your Meme(流行文化各種梗的百科)。

同時,《新世紀福音戰士》二十週年,官方發起「朗基努斯之槍刺入月球」的計畫,向群眾募資一億日圓,將長二十四公分、重三十克的迷你版射向月球,重現TV版對戰使徒的場景,目前已募得逾三分之一款項。

「アニメは、現実となる。」(動畫成為現實),這句話是募資宣傳影片中的文案。前文我引用班雅明「依據大眾調整實在,依據實在調整大眾」之語,在這兩起事件中以不同形式表現出來。

人質事件的相關改圖延燒之時,總理安倍晉三強硬回應威脅,日本輿論則不乏「自己責任」論,在外國人眼中,改圖似乎助長這種漠然;少數網路媒體見獵心喜,朝日本人冷血的方向操作。然而,2ch這個巨型匿名留言板群,向來拒絕以表面的意思理解事物,非得從後設的角度,操著嘲弄的語氣——所謂戴上「2ch民的有色眼鏡」——發言1。在2ch,議論的內容或許不如議論的方式重要,發言的姿態決定發言能不能被認同為「2ch民」。2ch上不時會發生「狂歡」,類似PTT的「藍爆」,亦即使用者(通常出於偶然)關注某一討論串,熱烈回應,因其內容「有梗」而招來更多使用者,導致討論串快速迭代。

鑽研資訊社會理論的濱野智史,判斷2ch從2000年存活至今,正是因為其「匿名留言板架構,與日本的集團主義/安心社會的做法、習慣與風俗都很適合」2。「安心社會」的說法來自山岸俊男,意思是先判斷個體屬於哪個「集團」,再考慮要不要建立關係。這類判斷不論就時間或關聯現象的範圍而言都稍嫌不踏實,值得重視的是濱野切入現象的角度,亦即將資訊的架構視為規定社會交往方式的條件。

萌元素在2ch這個架構中,亦可視為一套操作辦法,因其「不現實」、不嚴肅,反倒能收嘲諷現實的效果3,於是能滿足2ch民一時之間的社交需求。就此而言,人質事件中的改圖意謂萌元素可用來溝通這個主題,至於限度與成效如何則有待觀察。若說2ch民「旁觀他人受苦」喪盡天良,ISIS成員卻也因ISIS娘的設定而暫時揭過「恐怖份子」的標籤,重獲人性——當然,這份人性是得自萌元素的資料庫。改圖確實是一種視覺上的暴力,夷平了原場景的權力關係,而且我暫時想像不到這部份如何可能萌化。若非站姿與跪姿還提示著人質被剝奪人身自由、面臨生命威脅,觀者的注意力也許就被改圖使用的梗4拉走,沉入ACG作品的世界。

評論如果在此裹足,那就對不起御宅文化了。改圖留言串中,不滿與譴責的聲音絡繹不絕,這姑且不論。再者,討論類似主題的ACG作品所在多有(但不一定是萌系),譬如《翠星上的加爾岡緹亞》(翠星のガルガンティア)就是一部討論「如何面對貌似非人的敵人」的動畫,其中自身的勇氣與對「敵人」的信任一體兩面,支撐住翻譯與理解異己需投注的時間與風險。只要萌元素還能還能喚起身體的感受,御宅之間還能以此交往,萌化這種過程就不會打住——集體責任/個體責任這組區分在此難有用武之地,就像商業廣告的動力還是源於資本逐利——只是仍有必要探究其限度,及其拉出的各條戰線上的效應。

舉例來說,如果把改圖看作2ch民理解人質事件的方式呢?感官經驗要進入記憶,成為日後能反覆取用的素材,就要用某種方式安頓之。事實上,萌化這種理解方式,早已隨著御宅文化散播到他國,台灣的網路空間偶也有之,只是它過度側重視覺且欠缺敵我意識(總是預設社交的可能性5)等侷限,就有待其他理解方式彌補。

在ISIS人質事件中,御宅文化碰觸到現實政治。2013年安倍政府曾以協防中國的名義,援助菲律賓海巡艦艇,繞過憲法第九條,發展軍事影響力,同時也謀求修憲。此際,人質事件成為安倍推動修憲的籌碼,紐約時報也替(他們解讀的)米國好夥伴路線搖旗助勢,ISIS娘的「訴求」儼然成了清流6,同一系列改圖拿來嘲諷安倍政府也不是不行。詮釋上的曖昧與寬鬆,一部分也源於御宅文化跟現實政治尚未穩定接軌,雙方各行其是。

改圖事件還有後話。2ch民挖出一個疑似ISIS成員的網誌,從2014年起陸續發表「ISIS醬」的圖。這位kdaash除了發布萌系插畫,也會貼疑似伊斯蘭軍事組織的活動照片,回答網友提問時也不假辭色地替大家重溫ISIS的官方說法。好了,雙方都有自己的萌角,另拉一條宣傳戰線慢慢戰吧,也許跟現實政治接軌的進入點會在這裡出現。

朗基努斯之槍刺入月面的計畫,是在現實中營造御宅文化裡的梗,ISIS娘則是御宅族透過萌化來溝通世界經驗。前者宣傳得很熱血,說到底還是一門生意,藉著群眾募資,業主不但能販賣幻想,還能當「幻想代理人」。後者是從這門生意衍生的、無從預期的後話,各種同人展售會即是兌換貨幣的渠道之一,但多得是非營利的創作者,他們在二次元找到歸屬並貢獻於斯。至於將這所有過程銜接在一起的引擎,「動畫成為現實」與「現實萌化」7的拉鋸是其內面,動漫商品與二次創作兌換貨幣——說不準哪天也能兌換政治中的影響力——復又投入生產,則是外面。


  1. 為什麼會形成這樣的文化?跟2ch的機制有關,請參考濱野智史的著作《架構的生態系》(2011,大鴻藝術)第三章。 

  2. 濱野智史. 2011. 架構的生態系:資訊環境被如何設計至今?, p. 99 . 蘇文淑譯. 台北市: 大鴻藝術. 

  3. 三一八佔領立法院運動中的「吼吼熊」、灣娘灣娘cosplay也是因其「不被現狀承認」而能夠區隔敵我、凝聚我群、承載期望。 

  4. 捏他。 

  5. 即便是傲嬌也需要在互動中才能展現,沒人聞問就也不叫「冷漠」。 

  6. 所以我在前文中懷疑政治上的左/右是否還是個有效的區分。 

  7. 當然不一定是萌化,動漫中還有其他主題有機會付諸現實,例如待人接物貫徹中二發言等。 

← TAAZE拿博客來的爛推諉自己的爛 Paul Goldberger《建築為何重要》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