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6 years ago

聯合報與清大的失格

如果你形容一個偽善的人「偽善」叫作沒禮貌,那表示這個社會偽善到骨子裡去了,以致遣詞用字不求準確,而是下對上的關係要被優先考慮。當然,陳為廷也是可以說:

「部長,我向您報告,您有法利賽人的風範,得了葉公的神髓。您知道學生有訴求,您知道有訴求的學生來到教育部與您洽公,但您避而不見,嗣後在立法院又對在座立委說,只要是教育的事務您一定關切。這就像葉公關心的是他想像中的龍,法利賽人『能說,不能行』,『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擱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

這樣會比較好嗎?

可是,他畢竟沒說幹你娘。

更何況這一切始終跟禮貌關係薄弱。

至於清大的道歉,不但多餘,更顯得整個清大對事實與教學方針的判斷,被聯合報牽著鼻子走。如果清大先去了解事情始末,則其學生稱蔣偉華「偽善」並無不妥,那到底要痛心什麼?痛心堂堂一所大學抵不住黑白不分的媒體的壓力嗎?

← 〈第六病室〉、柏拉圖的洞穴寓言與在台灣的我 [Spoiler][嚴重暴雷] 電腦線圈:道別、哀悼與成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