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7 years ago

今天以工作人員的身分參與了共同說明會。中生勝美與加藤洋、財團法人核能資訊中心、原能會輻射偵測中心、台電放射試驗室等單位共同偵測蘭嶼幾處熱點後,召開這場會議向大家說明。以下幾點心得。

1.
台電、核能資訊中心和原能會想要說明的是:

(1)台日各方檢測所得的數據幾乎相同,

(2)誤差可能是因為日方使用的機器沒有校正。代表這廂的是清大的退休教授,系所跟名字我實在聽不太真切,似乎姓朱,但google不到核工背景、留學日本的朱教授(我不知道為什麼「朱教授」不介紹自己,核能資訊中心跟原能會也不介紹一下… 無論如何,以下稱這位教授為「朱教授」)。

2.
中生教授跟加藤教授要說明的是:

(1)之前在朗島國小測得高於環境背景值的碘131,乃是誤傳。測得高於環境背景值的地點不是在朗島國小。造成居民與學生恐懼,十分抱歉。

(2)台日各方測得數據的差異,可能是源於雙方儀器對不同輻射強度的核種,敏感度不同。然而低輻射強度的核種量夠大的話,一樣會造成威脅。這個部分我可能理解有誤--我確定中生教授用1元和千元鈔打的比喻是要說明輻射強度不同的核種與量的關係,不過我不確定中生教授有沒有想要用這個差異去解釋台日測得數據的差異。

(3)他們使用的機器附有出售公司的證明書(英文),機器出場也都有模擬測試(我猜想中生教授想表達的是,此即「朱教授」再三強調的校正)。

(4)他們沒有受到台電或原能會的壓力,不過「社會的壓力」很大。上次量測的結果被蘋果日報訛報後,各家媒體又相襲錯誤的報導,就是一個例子。中生教授表示,如果他們發表的數據造假,必須辭去教授職(然後又說退休的教授可沒有這個麻煩)。

3.
就說明會而言,翻譯是非常大的問題。現場有人可以即時口譯漢語/達悟語,卻沒有人口譯日語。加藤教授不通漢語,中生教授雖然用漢語發言,但老實說他的漢語不太流利,尤其講到關鍵事項(上述2-(2))時,真教人一頭霧水。現場的TBS記者,有一位能流利翻譯日語,但現場沒有任何人拜託她,這我也一頭霧水。請一位翻譯會讓這場應對核能問題的國際合作更有可能達成,台電與原能會不妨考慮一下。

4.
發言的達悟耆老與青壯大致針對兩件事:

(1)憑什麼把貯存場設在蘭嶼?這個問題顯然沒辦法在這場說明會上得到任何說明或承諾,但這無疑是蘭嶼反核運動最素樸也最簡單的理由(所以我說褚士瑩2012-08-30在立報發表的〈誰說你有資格反核〉,根本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論調)。核廢料無疑有鄰避效應(放在哪裡都好,就是不要放在我家或會影響到我的地方),當初台電偷偷建港、建貯存場,將核廢料桶運藏蘭嶼,直到達悟的反核運動屢次抵制,才停止運送。這種不正當的開端,教人怎麼接受?後續的補償金,說實在是本來就該補償的,台電竟然還將補償金之發放,與貯存場場地續租的契約綁在一起,不續租就不發補償金。

(2)為什麼台日各方量測的數據會有差異?

有發言的達悟人幾乎都表示不信任台電/原能會的說法,再三指其「欺騙」、「說謊」。甚至,說明會近尾聲時,「朱教授」被達悟耆老與青壯質疑為台電方面的打手,被趕出場,有人還拿礦泉水扔他。我理解達悟人的憤慨,然而這樣指控及驅逐那位教授,是無理的行為。不過,達悟人的暴力跟台電、原能會乃至台灣政府的暴力,仍不可放在同一天平上秤。

當然,那位教授有可能是收了台電或原能會的錢來背書,可是,的確也有可能,他認為自己只是來說明儀器量測結果,並為台日雙方的測量數據幾乎相同、差異可能源於日方機器未經校正這兩點背書。我認為這種狀況是有可能的,事實上,台灣很多類似的爭議中,許多技術人員、專家還真的認為政治的真能歸政治,他可以單就科學、工程專業來發言。

可就算我們如此同理「朱教授」,我仍認為這種專業心態十分鄉愿。當技術人員、專家等為特定一種施工方式、量測結果等背書的時候,他同時也在運用他的權威,為那種施工方式、量測結果等將會導致的社會與政治後果背書。而且,他的專業素養幾乎無助於解決事件可能涉及的歷史不正義,反而阻礙(遲來的)正義的實現。技術問題跟政治問題不可能一刀兩斷。

蘭嶼的核廢問題根本上是漢人對達悟人的暴力。當時看準你達悟人乖馴,後來達悟人展現實力,台灣政府將責任推諉給權責上直接相關的台電與原能會,而台電將問題推諉到「傷害的證成」這一環。這一環的戰爭,幾乎總是對施暴者有利,畢竟那些核廢料就是已經貯存在蘭嶼了,台電與原能會就這麼無止盡的牽拖下去,用補償金等手段分化達悟人,直到更高層級的政府單位有所回應就好。這個過程中,蘭嶼的環境與達悟人持續受害,卻只能在一次又一次沒有結果的說明會中,一次又一次重申那個老問題:憑什麼放在蘭嶼?「朱教授」如果不是打手,就是塊鄉愿的盾牌了。
← 版型、元素參考 〈第六病室〉、柏拉圖的洞穴寓言與在台灣的我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