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7 years ago

Mine vaganti超乎預期,非常好看,觀眾大笑拍手,氣氛歡樂。散場時看了一圈--也難怪觀眾如此投入--不知道有多少男同性戀。不少觀眾能從本片看到自己的日常生活,生活的光彩與幽暗,但或許這也是值得挑剔之處:又是富裕、高學歷、高文化資本的男同性戀。醫學生、律師、國際麵條品牌第三代。不過追究這一點意義不大,畢竟撩下去拍一部凝視不同階級/捕捉不同階級的凝視的電影,才比較有可能改變事態。

金馬奇幻影展把片名譯成《愛情流彈》還蠻失焦。原意是失控的炸彈,也就是片中角色背地裡給阿嬤的渾號--畢竟這部片本該改名《我的阿嬤》。第一場戲、最棒的戲都關乎阿嬤(Ilaria Occhini飾演),促成和解的deus ex machina也是她。

音樂、笑點、肉體、⋯,本片擄獲人心的要素多不勝數,我記憶猶深者有三。一是拍餐桌戲時繞圈運鏡。本片重要的情結轉折幾乎都發生於用餐時:大哥出櫃、Tommaso的朋友來作客、Tommaso跟Alba曖昧、Tommaso表明志趣,每場戲導演都變了點花樣。兩兄弟先後「出櫃」的差異是正式晚餐和較輕鬆的早飯,敲杯子這個動作給予兩場戲同一性。朋友作客時先改成在池邊用餐,晚餐戲就狂丟老哏:羅馬來的外地人跟貌似庸俗的中年男子眉來眼去、失手摔杯意外尖叫讓性別氣質的假仙工程破功、⋯。Tommaso跟Alba曖昧時則藉由反覆凝視「吃三明治」這個動作,暗示例行公事的反覆間點起的愛苗,卻也在此裹足。其中,兄弟的餐桌「出櫃」和妖精出閣的晚餐都用上繞桌的運鏡,很適合處理你一言我一語機鋒傳過來又遞回去的狀況。我邊看邊想到《色.戒》開場的麻將戲,鏡頭的重點在手部打牌的細碎動作和嘴,但一樣動得很快。

二是巧妙的編劇,把阿嬤的婚禮和葬禮縫在一起。葬列與新人經過同一個路口,而Tommaso的旁白才唸出阿嬤遺書中的天問,問自己生存的痕跡是否會在身後的世界迴響。死者的遺憾與生者的和解,來自無可挽回的過去,朝向尚待開展的未來,在這場戲交錯,化為婚禮與喪禮後都舉辦的舞會。漂亮啊。

三是阿嬤的自殺儀式。雖然對鏡化妝是老哏,甜點嗑到死仍不太尋常。Occhini演出的阿嬤,化妝之際的難掩激動,吃甜點時宛若返老還童的喜悅,要在短短時間與三聯鏡之間演作出來,拿捏得精準卻又教觀眾「提心吊膽」,滿溢生之激情。

← [電影] (500) Days of Summer [漫畫] 惡女異本(難波鉦異本)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