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11 years ago

想當初訪你的時候我們聽故事聽得嘴都歪了,你伸伸舌頭,蛇信般分岔,一點不含糊。儘管除此之外我們的生命再也沒有連結,如此偶然聽到你去世的消息,心裡還是甸甸的、沉沉的。還記得那天下午你斯文乾淨的臉,訴說自己那些「事蹟」時平穩的話聲。一則痛苦的生命。那是社會加諸的痛苦,你復又加於自己,從而得到平靜。吉良吉影想過平靜的生活。

← 評論:馬英九沒有良師諍友/黃光國 外拍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