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7 years ago

整體來說算是公民課演習吧(反之,大埔強拆事件需要你的關注!)。人數不錯,但絕不到蘋果所稱的三萬。有趣的是:

  • 標語極少
  • 男同志(模樣)的人應該高於一般比例--但低於西門紅樓街區
  • 主事者(所謂的citizen1985)將活動策劃成馴良百姓的卑微請願
  • 流離、沒有聲音、未被辨認的身影

標語極少

只有身體沒有標語,從媒體畫面來看就只有意志,訴求不明,因此一般社運場合都會看到不少標語。今天有持標語的集中在前排,中後段十分零星。或可推測參與者上街頭的經驗不多,甚至是第一次。

這是好事。今年的反核四和聲援洪仲丘,讓許多人給出了第一次街頭經驗,但願有助於降低未來出門的門檻。

高於一般比例的男同志(模樣)

這當然全出自我的專斷,不過我在這方面的眼光是不錯的。果真如此,理由不外乎兩點。其一,由於軍中陽剛氣質是王道,雖然也是有不少「姊姊」C得讓人不敢動他,又或知書達禮跟長官相處格外融洽,大半恐怕不是那麼開心。其二,同志遊行和各種性別相關議題的抗議,近三年可是有充分演練機會。

補充:我的意思是「現場的男同性戀似乎比一般非同志場所的男同性戀比例要高」,當然這點是完全無法驗證的,純粹是我的猜想。是的,我有看見其他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不過男同性戀在服兵役這件事上,相對於其他性別/性特質,有些特殊性(要服兵役且性別氣質不一定能融入),這是我特別拿出來講的理由。

馴良百姓的卑微請願

本次抗議的號召者同2009年醫學生反波波遊行(cf. 軍旅板的號召文,比對PTT medstudent板精華區 32 -> 1 -> 3 -> 1 -> 15 ),整體的格局也差不多。

國防部次長(?)出來了(高華柱很聰明地赴洪家上香),竟然只有對之「請願」,沒有要求白紙黑字的簽署,主事者甚至說出類似「為了國防我們還需要國軍,支持國防部,還原真相,好不好」的話,全場竟然鼓掌、吶喊,誠然讓我不知所措。

這種狀況你是不會在其他場合看到的,因為久受壓迫本身就會帶來一種抵抗的尊嚴

將「喝水」跟「要真相」這兩個動作反覆串連,是很有創意的想法(真相跟喝水一樣要緊)。可是,考慮到面對官員的姿態,實在令人擔憂:「要真相」是不是也跟「喝水」一樣唾手可得呢?

我的意思是,洪仲丘之死,固然有一個如其所是的真相,但老實說,那恐怕是我們無法抵達的。因為,譬如,人送到三總時已經希望渺茫,而搶救的過程幾近毀證,更不用說整個國軍就是一個龐大的毀證機器。現代司法制度下的「真相」需要證據,現代媒體建構的「真相」需要說真話的姿態

當我們要真相的時候,不能不正面面對下述事實:現代「真相」很難不是在充滿情緒的角力中建構的。這絕對跟馴良百姓口中的和平理性--其實他們在意的是禮貌,或「說真話」時的「馴良態度」,必須要--相去甚遠。

上述三段,本來也只是杞人的消遣,然而,散場時前導車上傳來的發言,真的讓我憤怒不已。

當時中後排的群眾已漸次離開,最前頭還有(我自估)幾百人不去。發言者不知道是趕下班還怎樣,竟然說:

情治人員已經出現在周邊了,我們不要讓他們有機會作亂好不好!大家趕快散開!不要讓他們有機會作亂好不好!

試問,今天大家是義憤填膺而自主上街,為什麼你要去操弄那種在台灣的歷史背景下特別敏感的話語--只為了達成早點散場的效果?把你的支持者當成幼兒看待,他們可是自主地來讓你代表耶!就這樣整碗做成馴順百姓,端上去給國防部摸頭?

補充:我之所以用「卑微」這個詞,是因為我們訴求的無非是國防部本來就該做到的。連分內之事都要集結三萬人才能「請」貴單位做好,這是卑微之處。(當然訴求不只有請國防部做好分內事這一點而已。)

流離、沒有聲音、未被代表的身影

現場你可以看到一些分潤不到公道的身影。

有一位獨臂的阿伯,端正凝重地旁觀。怕有五十歲以上的阿伯,「她小孩今年要當兵」的大嬸二人組,有一位阿姨可能是從特地來台北參加,不知道怎麼去晚場的濟南路。

每個人都知道,洪仲丘的不幸是國軍沉痾的冰山一角。這一角難得凝聚這麼大的力量--之前的冤死枉死的青年,恐怕很難有平反的一日--讓一系列未能抒發的情緒與訴求,得以投注於此。這些身影是沉默的,讓我想起2008年民主廣場邊天天徘徊的歐吉桑、歐巴桑。什麼時候我們組織的運動,才能動態地將他們涵括進來呢?

同場加映:康熙字典體的幽靈,(也)徘徊在國防部上空

← [20130527] 望古 無效的政治修辭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